咨询电话:400-808-9986
地下城与勇士

DNF2020魔界大战全领主大全

时间:2020-09-30 05:06 来源:游戏资讯 作者:游戏资讯

  DNF魔界大战有哪些领主,领主全介绍,领主背景故事介绍,2020.1.14日更新内容,快跟小编一起去看看吧。

  黑眼之夏勒·弗兹 (SARPOZA, THE BLACK EYE)

  

图片


  双眼被黑暗蒙蔽,犹如黑色的月亮一般,充满了死气。

  这是无底的深渊,让人不寒而栗。你听这一声声绝望的凄厉,是不是死亡就要来临?

  抛开俗世的羁绊,抛开繁杂的感情,你不再是你,残酷才是你的本性。

  没有欢笑,没有痛苦,黑暗占据了你的身体,新的生命即将降临。

  “再来。”

  小魔法师青紫色的脸上褪去了血色。

  已经是第五次了。到了这个地步,就算再不懂人情世故,他也知道情况不太对劲。

  在最初的魔皇面前吟唱这首充满敬畏的歌——刚开始听到这个命令时,他还以为这是一生绝无仅有的好机会。他欣喜地提高嗓音,大胆地望向那黑色的眼睛。

  现在回想起来,这与自寻死路并没有什么区别。

  “我让你再唱一遍。”

  “我错了!请杀、杀了我!”颤抖着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,小魔法师嚎哭声根本无法停止。

  “……为什么这帮家伙全都让我杀了他们呢。” 面无表情的夏勒·弗兹脸上,短暂地闪过一声叹息。

  黑眼动了,走到跪地叩首的小魔法师跟前站住的声音就像一把无形的利刃。佧修派的下属们连大气也不敢出,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。

  “‘你听这一声声绝望的凄厉,是不是死亡就要来临?’看到我就想到死亡?”

  “不、不是。不是的……”一心求生的小魔法师,语无伦次地说道,“我、我害怕的不是死亡……是您,夏勒·弗兹大人。要不然魔界怎么会有句话说,‘听到夏勒·弗兹大人之名不发抖的,只有死人’。不、不过,据我亲眼所见……就连死人也会害怕夏勒·弗兹大人……”

  “连死人都害怕?”

  “是、是的!连死人也……不,是连死亡本身都畏惧夏勒·弗兹大人!”

  瞬间,夏勒·弗兹的黑眼中亮起微弱的光芒。虽然从他石膏般的表情中读不出什么,但站在他身后的叼着烟斗的铎黑德笑了起来。

  “呵呵呵,真是个机灵的孩子。首领,把他交给我吧。正好还剩几条狗链……”

  “不。”夏勒·弗兹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下来,他轻轻抬起一只手, “这孩子……我要了!”

  之后发生的事情,许多人见所未见。

  蜷缩着身体、试图逃离死亡阴影的孩子消失了,没有留下一丝痕迹。平时趾高气扬的佧修派干部,在从未感受过的压倒性的力量面前,也无力地瘫在地上。

  黑眼夏勒·弗兹,只有他一个人静静地在原地抚着胸口。

  “博士说,那个家伙,是杀死使徒的英雄。”铎黑德不知何时靠近首领身边,整理着他凌乱的衣服,低声说道。

  “在那个世界,把长矛插进睡着的家伙嘴里,也配叫英雄啊。”

  “真想见一面啊。”

  “如您所愿。”

  铎黑德斟酌着首领的意思,抽出长矛,划了一道圆弧,魔力凝聚的波纹扩散开来,空间内的所有组织成员和她一起消失了。

  寂静笼罩的空房间里,黑暗之中,只有为新降临的神而准备的王座独自等待着它的主人。

  碎心者里查德 (RICARDO, THE HEARTSBANE)

  

图片


  这感觉真是太棒了!

  从庞大的气息覆盖黑暗之眼的那一瞬间开始。

  撕裂的伤口消失得无影无踪,地上再次填满了鲜血。

  大脑中热血沸腾,简直就像是灵魂出窍。

  从未感受过如此强烈的力量!喜悦!快乐!

  有了这股力量,就不用再东躲西藏了。

  不用再躲避那些喜欢戴着黄金头盔用长枪刺穿内脏的野蛮兽人,

  关键时刻冒出来碍手碍脚的尼巫,

  还有把自己逼到如此境地的冒险家!

  再等等……

  再稍微等一下就好。

  等我用黑暗之眼把这股气息全部吸收,

  就亮出尖锐的牙齿,咬断你们的脖子!

  铎黑德 (DOGHEAD)

  

图片


  又一次,同族的身体在眼前炸开,剧烈的声响让耳边只有轰鸣的耳鸣声。

  在大地的震颤中,我支撑不住跪了下来,但依然睁大着眼睛,在弥漫的烟尘中寻找那个人的位置。

  “就这点水平吗,真令人失望。”

  我朝着那低沉的声音竖起耳朵,轻声笑了。我猜的没错,黑眼这种大人物要亲自出马抓捕一个逃亡的兽人,这种传言我压根就不相信。

  他只是在享受。挑出形体尚存的尸体摘下眼球,放到玻璃瓶中,映照在灯光下。他享受的,是这整个过程。

  我竭尽体内剩余的魔力,汇聚到手指向的方向。迸发出的力量惊险地从他眼前掠过,而我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,向后倒了下去。

  但是,我成功了。我听到了他走近的脚步声。那只手粗暴地抓住头发的力量,唤醒了脖子酸麻的感觉。

  “是个会用魔力的兽人啊。”

  “……我能派上用场。”

  直视着我的黑眼的深渊之中,映着我沾血牙齿和笑脸。首领就这样把我摔在地上,转头走远了。

  显然,他对我很满意。

  “铎黑德大人,嗅猎者凯……找到了。”

  吐出的白烟消散,现实的风景浮现在眼前。一个寒酸的小喽啰愣愣地站着,令杂乱的办公室显得更乱。

  “是找到了尸体吧。”

  “另外,里查德也……”

  “这个名字现在已经没用了。”

  我没脸见首领。明明有信心能派上用场。为了驱散再次涌现的回忆,我深深吸了最后一口。

  没有可献上的牌,那就让自己成为那张牌,握在那只手中吧。

  “去博士那里。得为首领准备一份礼物。”